第64章 哄她吃饭

李霆琛抚了抚她因为过度担忧而苍白的没有血丝的脸,心里一痛,他还是没有照顾好她。

“饿不饿?想吃什么?”

想着,从她离开a市到现在都已经快一天了,肯定还没吃东西,这个小吃货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忘了肚子的问题。

赵一颜摇摇头,“我不饿,不想吃。”

哪儿还有胃口。

“我饿了,你陪我吃点吧。”

木讷的点点头,“嗯,好。”

医院的空气很不好,到处都是药水味儿,走出住院部才总算觉得呼吸顺畅了一点,医院这种地方,李霆琛记得赵一颜曾经是死活都不愿意来的。

脚扭伤的时候那种对医院的抗拒他还记得,这一次……侧过脸看了看一直低着头走路的赵一颜,李霆琛一时之间无法想象到底她的过去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老婆,这里就是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?”

两人走在黄昏的街道上,南方的林荫道十分茂密,到处都是绿叶覆蔽,空气自然清新,比他们所在的城市要好很多。

生活节奏也明显慢好几个步调,身边有人牵着手散步,长椅上有老人坐着下棋聊天,处处都有茶寮,南方特有的鲜花四月的时候开的更是娇艳。

李霆琛看着眼前的一切,脑海中闪过她小时候在这里生活的样子,也只有这样的风景,才能养出他老婆这样可爱的女人。

“小时候,我跟外婆住在郊区,其实市中心我并不常来,郊区的风景比这里还要好,这里,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我都快要认不出来了。”

走到一家饭店,李霆琛指着菜单道:“老婆,我可是第一次来b市,你是不是应该推荐我一些当地的特色菜?”

赵一颜拿过菜单,上面的菜色还是跟小时候一样,主打的特色菜美每一家都差不多。这里有很多笋类的美食,想想也是,这个时候正是春笋盛产,所以就点了一道很有特色的酸笋,另外加了两个别的菜。

几乎是无意识,点的菜都是符合李霆琛口味的,他不喜欢吃甜,所以她巧妙的避开了所有含糖量高的事物。

“打算坐在这里看着我吃?”

菜上齐了,李霆琛抽出一双快筷子递给她,“一起吃点,就算是装装样子也行,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在虐待老婆呢,来。”

赵一颜嘴角一抽,接过筷子,勉强吃了一点。

吃过饭,天已经开始变黑了。

两人一起回到医院,医生已经照顾王淑珍休息了,赵一颜自责的看着王淑珍,她一直都没有尽到孝心,现在有了机会,却是这样的场面。

护士看到赵一颜,一脸含笑的说道:“赵小姐,王奶奶今天的食欲很好,平时她晚上都是吃一点点流食,今天还破天荒的吃了一小碗米饭,还吃了好几口菜,我们以前都很担心王奶奶食欲太差会影响治疗,没想到现在她一下子就打开食欲了。”

赵一颜看看床上睡着的王淑珍,走过去掖了掖被子,伸手将她脸上一点头发撩到耳后,她睡着的样子和以前一点都没变,唇微微闭着,眉头舒展,均匀的呼吸告诉她,她现在的状态还不错。

赵一颜满心感激,她还有机会去弥补,一定会用尽所有的精力好好照顾她。

李霆琛对护士道了一声谢,年轻的护士马上红了脸,心里咚咚咚狂跳,天!这个男人好帅!

愣了愣,护士突然想起来什么,“赵小姐,这个是王奶奶让我给你的。”

赵一颜看到她手里是一把钥匙,还有一张纸条。

那是外婆的住址!

赵一颜一时激动的都要哭了,外婆竟然给了她家里的钥匙!

“我外婆,她有没有说什么?”

“什么也没说,赵小姐,今晚我值班,我会照顾王奶奶的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赵一颜想说不用,可想到自己一身的汗臭,还是感谢的说拜托了。

“老婆,我陪你回去,你准备一些外婆要用的东西带过来。”

“好,我也这么想。”

打了车直接开到王淑珍现在的公寓门口,那是一栋很旧的公寓,墙面都已经变黑了,一看就知道多年没有粉刷过。

想到外婆一直住在这样的环境里,赵一颜自责的要命。

外婆住在一楼,打开门,顺手开了灯,赵一颜被房间内的摆设和布局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!

房子虽然小,可里面的格局竟然跟小时候在郊外的别墅一模一样!

窗前的桌子放着一个透明的花瓶,她还记得别墅里也有一个这样的,瓶里面插着王淑珍最爱的百合花,不过已经枯萎了。

虽然是她一个人住,房间却精致的让她诧异!红色的书柜上面摆满了书,小酒柜里面摆放着几瓶很有收藏价值的红酒。几个高脚杯悬挂在上面,都干净的一尘不染。

窗前有一个摇椅,摇椅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和一副老花镜。

房间里没有一点点孤寡老人生活的痕迹,处处都透着贵妇的不凡品味。

外婆在上流社会生活了几十年,骨子里的高贵和精致怎么会改变?

李霆琛略有所思的将房子扫了一遍,不难看出,这位脾气有点大的老人以前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。

赵一颜推开卧室的门,衣柜里整齐的挂着当季的衣服,收拾了几套面料舒服的贴身衣服,还有几双袜子。

赵一颜看到床头柜子上放着一个反扣着的相框。

拿起来,赵一颜觉得呼吸都停了!

这是他们的全家福!

照片上的爸妈都还年轻,妈妈的长发永远都是记忆中那么柔顺,她脸上的甜甜笑容足以证明自己多么幸福。

而爸爸,一脸帅气的站在那里,手轻轻揽着妈妈的腰,脸上挂着好看的笑,前面的椅子上坐着奶奶,奶奶脸上几乎看不到细纹,一身暗红色旗袍,气质高贵的好像皇室贵族。

她怀里抱着赵一颜,那时候她只有五六岁,咧开嘴笑的天真无邪。

四个人对着照相机,赵一颜已经记不起拍照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趣事,看到他们,赵一颜觉得心都在颤抖,手指抚摸着玻璃框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她离开这里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,父母的照片更不用说了,她都要忘记他们的样子了。

被照片一下子拽回去了过去,赵一颜无法自持的猛掉泪。好多回忆猛然钻入大脑,她消化不了。

赵一颜收拾好东西,准备冲个澡,可是一想到自己什么衣服都没带,眉头一皱,早知道就该带着度假村的衣服来的。

回头要找李霆琛,发现他居然不在房子里!

“老公?”

赵一颜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,可是连李霆琛的影子都没有,纳闷了,他会去哪儿?

“老公?你在哪儿?”不安的又喊了一声,依然没有回应。

正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李霆琛从外面回来了,手里拎着几个购物袋。

“你去哪儿了?”

刚才的心慌一下消失了,赵一颜松一口气,看到李霆琛她就觉得很有安全感。

李霆琛修长的手指扣着购物袋,交到她手里,“你什么都没带,怎么洗澡?来的路上正好看到有内衣店,快进去洗澡吧。”

赵一颜说不出心中的惊讶,他?他竟然一路跑到几百米外的商店买了衣服?!

心中的暖意几乎要涌出眼睛,赵一颜接过购物袋柔柔的一笑,“还好你在……”

“进去吧,以后你会更加知道老公的重要性。”

赵一颜看看李霆琛,他也忙一天了,是不是也……

“你呢?你怎么办?”

他可是一个有洁癖的人,不让他洗澡的话估计他会浑身难受吧?

李霆琛立体的五官给她一个不怀好意的笑,“我可以理解为这是老婆让我共浴的邀请吗?”

赵一颜眉角一抽,抱起新衣服一把推开浴室的门,“才不是!你又想歪了!”

李霆琛随手拿出书架上的一本书,看了两页,一转头看到放在桌子上的相框。

不难看出,这是一张一颜的全家福,照片中的她还很小,不过,很可爱。

没有听老婆提起过的岳父岳母也在其中,两位长辈都是很有气质和修养的人,五官和衣着都看得出来,他们的身份绝对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。

只是……李霆琛心中闪过疑虑,一颜到底有多少事憋在心里?

赵一颜很快就洗完了澡,穿着宽松的衬衫走出来,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不施粉黛的脸上还一坨潮红,光着的长腿下面是穿着不太合脚的脱鞋,鞋子有点小,脚后跟露出一点。

她每次洗完澡都让李霆琛禁不住喉咙发紧,想要去吻她。

不过这个时候,他还是忍住了。

“我洗好了,你去吧。”

李霆琛放下相框,走进了浴室。

买衣服的时候他也给自己拿了一套替换的,只是外套实在没有他能入眼的。

几分钟之后人就出来了,赵一颜坐在沙发上,正盯着全家福发呆,眼圈红红的,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又哭了。

李霆琛心里揪痛,沉默了一会儿,走到她身旁,双臂紧紧拥着她的后背,洗完澡之后的淡淡香味充斥在赵一颜的周围,强大的男性气息一下子逼仄进来,赵一颜猝不及防的擦掉了脸上的泪。

李霆琛温柔的将脸放在她的肩头,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相框,低沉的声音满满的宠爱,“老婆,再哭下去,你可就真丑的不能看了。”